湘雅试管婴儿-远超赖小民与赵正永之和 国家级开发区书记涉案30亿背后

2021-08-18 远超赖小民与赵正永之和 国家级开发区书记涉案30亿背后
增卵试管多少钱|增卵试管流程|增卵试管选性别

-----------------------------------------------------------
  把下属企业当成自己的“钱袋子”和“提款机”

  长期“亦官亦商”,生活腐化堕落

李建平。图/内蒙古网上3D廉政教育展厅

  国家级开发区书记涉案30亿背后

  被查近3年后,现年61岁的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因一份起诉书再次进入大众视野。7月6日,在中国检察网上,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一份行贿罪起诉书透露,东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杨进东累计向李建平行贿高达5.778亿元。

  李建平案被称为“内蒙古反腐败斗争史上迄今第一大案”,其涉案金额高达30亿余元。这个数字远高于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17亿余元)和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7.17亿元)的涉案金额之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奇凡,将李建平案存在的问题概括为乱设公司、乱设职位、乱进人员等“十乱”问题,要求呼和浩特市及经开区以此为重点开展以案促改专项行动。

  《中国新闻周刊》从多位内蒙古政商界等人士处获悉,李建平早年工作也有勤勉的一面。其主要问题发生在呼和浩特市水务局、春华水务公司(下称“春华水务”)和开发区任职期间。被查后,该案因涉案人员众多,案情复杂,至今仍未进入公诉阶段。

  从“泥土味干部”到涉案30亿元

  李建平生于1960年5月,河北霸州人,其工作履历未离开过内蒙古。1982年8月,22岁的李建平成为内蒙古电子学校的一名教师。三年后,他任内蒙古电子工业局团委书记,之后又历任内蒙古啤酒厂副厂长、呼和浩特市体改委干部、市节水办主任等职。2000年9月,他任呼和浩特市水务局副局长,2004年6月任该局局长。他在市水务局任职期间,还从2001年起兼任春华水务董事长。

  春华水务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23日,主要负责呼和浩特市城区供排水、污水处理、再生水回用等业务的建设运营管理,早期还向房地产、旅游、奶牛养殖等业务拓展。

  早期的李建平曾给人留下过勤勉务实的印象。2003年3月18日,呼和浩特市政府发布《城市改造建设项目落实方案》。其中显示,该项目实施阶段为期4个月,“引黄入呼”供水、污水处理场配套建设等工程的实施单位是呼和浩特市水务局,该局时任党委书记、副局长李建平是责任人。

  一位当时采访过李建平的呼和浩特媒体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李建平每天亲自出马,身先士卒,经常带领着工人干到天亮,很多人对他都很佩服。那时的李建平身上有泥土味,像一些乡干部那样厚道老实,肯卖力干活。“当时时任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牛玉儒也很欣赏李建平身上的干劲儿”。

  呼和浩特市一位接近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的人士韩云涛(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建平在任市水务局局长期间,多次想当呼和浩特市副市长,但未能如愿。不过,2011年 3月,他却出任了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始建于1992年,2000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以两个自治区级开发区为基础组建成立了国家级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开发区控制性规划总面积240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40平方公里,常驻人口22万人。

  2月2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清除经开区发展的绊脚石》一文,披露了李建平案的部分案情。报道称,李建平担任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期间,从帮助他人承揽工程收受钱物开始,到将手中权力充分变现,金额从几万、几十万,逐渐增加到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胃口越来越大。李建平随意设置空壳公司数十家,其中既有明面上的总公司,也有掩人耳目的一级、二级、三级子公司。在他直接策划和授意下,这些公司相互揽项目、做生意,大量国有资金在其间频繁流动、暗度陈仓,最后被挪作他用,意图“钱生钱”。李建平涉案金额达到30亿余元。据李建平供述,除部分钱款用于赌博外,其余大多被用于购买收藏名家字画、古玩玉器、黄金珠宝、名贵手表,以及大量中外名酒,其酒窖中收藏的各类名酒达数万瓶。

  该报道称,李建平借他人之名注册公司而自己实际操控,以达到侵吞国有资产的目的。为了扰乱监管视线,李建平以某酒店服务员王某、敖某和社会人员徐某三人名义,注册成立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某,但真实老板是李建平。更为荒唐的是,在初选董事长、总经理和监事长时,李建平竟然用“石头剪刀布”的方式解决,第一名董事长、第二名总经理、第三名监事长。

  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述王某、敖某、徐某,全名分别为王亚娟、敖东芝、徐继平。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6年的德源兴盛实业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亚娟,三位高管分别为王亚娟(执行董事)、敖东芝(监事)、徐继平(经理)。

  王亚娟原为内蒙古国航大厦(中国航空集团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辖下的四星级商务酒店)的一名服务员。国航大厦一位担任过王亚娟领导的知情者李莎(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亚娟生于1987年,蒙古族,不到20岁时就从通辽农村的老家来国航大厦做服务员。“她长得很漂亮,那时也非常朴实”。

  李莎印象中,李建平在春华水务做董事长时,就经常到国航大厦等星级酒店聚会应酬,“李建平在酒店见了谁都微笑”。李莎等多位知情者称,大约2008年前后,春华水务在呼和浩特建起了水岸小镇项目,与呼和浩特市政府大楼隔东河相望,其中有住宅、写字楼,也包含高档会所。李建平等人从呼和浩特一些四星级、五星级酒店挖过去一些长得漂亮或业务能力强的服务员到会所中,专门服务于一些高端接待。王亚娟、敖东芝等人即是那个时候被李建平挖过去的。

春华水务建的水岸小镇项目,其与呼和浩特市政府大楼隔东河相望。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李莎称,王亚娟去李建平的高端会所后不久,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穿衣打扮变得时尚起来。十八大后,李建平的会所也被叫停。此后,王亚娟等人一路追随李建平。“李被查后,王亚娟逃走了。她本性单纯,走上这样的道路,让人惋惜”。

  韩云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后王亚娟、敖东芝在重庆被抓捕归案,李建平之子李苏超逃亡海外,春华水务原总经理侯喜焕在江西被抓捕,春华水务原司机和办公室主任穆小平自首。

  单个老板向其行贿5.8亿元

  韩云涛透露,李建平被带走调查时,办案人员在其办公室内发现五六本护照。他被带走的第一个月,拒不交代问题,甚至几次绝食企图蒙混过关,之后精神濒临崩溃,开始交代问题。“李建平圈子广泛,2005年,我就听说他经常在家中陪一些省部级领导打麻将。此次被抓后,供出一些厅级及以上官员,因涉及人员众多,给该案的查处带来不少复杂性”。

  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的相关通报称,李建平毫无纪律和法律意识,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要求下属公司为私营企业提供办公场所并进行装修,把下属企业当成自己的“钱袋子”和“提款机”,指使下属国有公司挪用专项资金,在购买住房过程中侵犯国家利益。长期“亦官亦商”,生活腐化堕落,多次到境外赌博。

  韩云涛等多位知情者称,李建平嗜赌成性,多次去澳门赌博。“一掷千金,赌注甚至下到上千万元”。出手阔绰的背后,因为存在更阔绰的行贿者。

  7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科右中旗人民检察院在中国检察网公布了一份 “杨某某行贿罪起诉书”。起诉书显示,内蒙古某房地产公司和某艺术品公司的法人代表杨某某,累计向呼和浩特市XX区党工委书记李某某行贿5.778亿元。

  多位知情者称,杨某某为内蒙古东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无界苑艺术品有限责任公司企业法人代表杨进东,李某某即为李建平。《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天眼查显示,内蒙古东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高管中,李建平之子李苏超是高管之一,持有该公司33.3%的股份。

  起诉书披露,2009年至2014年期间,杨进东在无拆迁资质的情况下,通过李建平的帮助,以挂靠呼和浩特市某甲拆迁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隆元拆迁有限责任公司、呼和浩特市建发房屋拆迁有限责任公司的方式,未经招投标程序,获得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关于某甲村、某乙村、某丙村、某镇等多处拆迁工程项目。

  出于感谢李建平和以后继续承揽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拆迁工程的目的,杨进东分别于2009年至2010年期间,应李建平的要求陆续通过呼和浩特某甲拆迁有限责任公司账户支付给法人代表为谭某某的呼和浩特市某甲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呼和浩特市某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共计4.45亿元;于2012年至2014年期间,杨进东通过其内蒙古无界苑艺术品有限责任公司员工的个人银行卡多次给予李建平好处费,金额共计1.328亿元。两笔款项共计5.778亿元。

  如果受贿5.778亿元在判决书中得到认定,那么仅凭借收受杨进东一人的贿赂款,李建平就将取代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云公民,成为内蒙古 “受贿之最”。2021年4月29日,云公民在一审中被指受贿4.6866亿余元。

  上述起诉书还称,杨进东在被采取留置措施期间,主动向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专案组交代了其向李建平行贿的犯罪事实,同时检举李建平挪用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162亿元的重大线索,对李建平涉嫌挪用公款罪的案件侦办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杨进东户籍所在地是山西省晋城市,早年在内蒙古靠暴力拆迁等发家,有犯罪前科。2003年9月17日,《内蒙古晨报》报道称,原呼和浩特市城乡建设拆迁公司经理杨进东案,在同年9月11日一审宣判。杨进东招聘了一些人员,在暴力拆迁过程中,共有30多名群众被打伤。法院判决杨进东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6年。

  韩云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建平胆子大得惊人,“他可以接受单个行贿人数亿元钱财,亦会拿出数亿元向上行贿某一高官。”他称,李建平金钱铺路,把金融、房管甚至纪委等大量官员拉下水,严重污染了呼市的政治生态。

  梳理已经判决的案例可以发现,在李建平的行贿名单中,张和平和杨成林是其中两位。2020年3月24日,已退休两年的内蒙古贸促会原副会长张和平被查。根据兴安盟检察分院指控,张任呼和浩特市房产管理局局长、新城区区长期间,曾收受时任春华水务集团原董事长李建平220万元。受贿后,张和平为春华水务的相关征拆工作等提供帮助。现年69岁的杨成林是内蒙古银行原董事长。2018年12月,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被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缓。其子杨海到案后揭发了杨成林向春华水务公司索要人民币1900万元的犯罪事实。韩云涛等透露,李建平与杨成林关系密切,李长时间通过杨贷款。“李建平案发后,自治区监委组成了30多人专案组去银行调查过春华水务的贷款问题”。

  “其虽被查,但遗毒仍在”

  8月5日,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纪委、中宣部都去过该单位了解过情况。“现在李建平案没有结案,他的有些问题我们也不知道。”

  自治区纪委监委相关办案人员透露,李建平案危害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经济建设方面,给经开区造成巨额损失,就在被留置前夕,还妄想将2亿多元资金转走;政治生态方面,涉嫌违规招聘862人,“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在经开区大行其道,其本人虽被查处,但“遗毒”仍在;营商环境方面,公平竞争荡然无存,李建平看准的项目一路绿灯,没看准的项目即使明显有收益也不许上马。

  多位呼和浩特企业家称,李建平对当地营商环境的冲击难以估量。呼和浩特赢金庐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赢金庐”)法定代表人邢天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赢金庐与李建平任春华水务董事长时的经济纠纷至今未有定论。

  一份呼和浩特市土地收购储备拍卖中心出具的《成交确认书》显示,2005年5月27日,春华水务通过招拍挂,竞得了一块206.05亩的土地,该地块位于自治区党政大楼以北,成交地价款总额为13286.4264万元。邢天敖称,春华水务拿到该地块后,又请示呼市政府将上述地块一分为二,将竞得者分别变更至赢金庐与内蒙古迎和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赢金庐支付了土地出让金后,获得了其中103亩土地的使用权后,准备建住宅小区。2006年11月,在赢金庐完成了勘测、打桩等工作,要正式施工时,突然被春华水务叫停。“原因是,自治区一位时任主要领导看上了这个地块,要在上面建别墅。随后,呼和浩特市政府委托春华水务收回该地块”。

  2008年12月30日,春华水务与赢金庐签订的《土地使用权收回协议书》显示,回收这块土地后,春华水务将连同成本及补偿,共付给赢金庐1.3596 亿元。春华水务未付清补偿款前,土地使用权仍归赢金庐所有。

  邢天敖称,上述款项由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拨给春华水务后,再由春华水务转给赢金庐。2009年,春华水务打给赢金庐4000万元后,剩余的9596万元,至今没有下文。2013年前后,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和财政厅都称上述款项已拨付春华水务。他称,当年为了开发这块地,赢金庐向银行和个人总共贷款4000多万元,至今这笔款项的本金利息合计高达3亿多元,“数亿元债务快把我压垮”。

  2013年,呼和浩特市政府成立赢金庐公司土地问题调查处理小组,由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郭文广任组长。郭文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赢金庐没有通过招拍挂的方式拿地,而是通过领导的批示获得该地块,这在程序上是不合法的。为此,自治区纪委还处分了2位干部(时任副市长吕慧生和时任呼和浩特市土地储备中心副主任周强)。关于邢天敖称的赢金庐至今未收到春华水务的欠款问题,春华水务董事长海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李建平案子现在还没定,结案后,如果认定春华水务有连带责任,或者如果赢金庐走法律程序并胜诉,春华水务都会公事公办。

  李建平被查,引发了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的问责风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称,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严肃追责问责经开区班子成员及处级干部13人。在整治乱设公司上,将原有78家企业撤并整合为14家;在整治乱设职位上,将国企领导层管理人员从239人核减至67人,内设部门从192个削减至112个,部门负责人从246人缩减至108人;在整治乱借资金上,清理往来款项6203.43万元。

  警惕开发区成“个人领地”

  曾与李建平共事的呼和浩特经开区党工委原副书记、管委会原常务副主任白海泉在2014年就被调查,其涉案金额高达1.7亿元。2020年1月14日,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白海泉被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2016年12月8日,呼和浩特经开区党工委原副书记、管委会原常务副主任白海泉在庭审现场。图/新华社

  落马后,白海泉悔恨道:“经开区是一个地区的经济试验田,国家给予的政策比较宽,我一干就是10年,是企业家必争的对象,他们需要我的支持,我的工作也需要企业家投资的拉动。”

  自1981年,我国开始在沿海开放城市建立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来,各类开发区迅猛发展,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我国共有国家级开发区628家,省级开发区2053家,产业园区15000多个。

  在助推经济发展的同时,开发区的腐败问题也受到关注。2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清除经开区发展的绊脚石》一文称,十九大以来,国家级经开区主要领导中有20名厅局级干部在任上落马,涉及19个国家级经开区。此外,在其他岗位上落马的省部级、厅局级干部中,40余人有在国家级经开区担任主要领导的经历。如,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曾担任两年贵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曾兼任洋浦经济开发区工委副书记四年。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各级开发区的行政管理权、投资权、融资权等比较集中。开发区成立的目的是在特殊区域,依靠特殊政策来拉动经济发展,但在具体运行中,由于相关监督权没有跟上,导致政策的执行和监督产生割裂。有些开发区事实上形成了经济上的垄断,再加上开发区有土地、有资源、有政策,甚至成为“独立王国”。在这种背景下,开发区就容易成为腐败的易发和高发领域。

  多个案例显示,开发区涉案官员中,普遍存在违规招人、亦官亦商、乱设机构、发土地财等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长沙市雨花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杜旭辉在未经上级机关审批核准的情况下,擅自成立园区金融工作办公室。他先后以多名亲属的名义,在园区这个“个人领地”里投资经商、承揽业务、收受钱财,自己则躲在后面坐收暴利。

  2021年3月3日,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曹洪秋受贿案开庭受审。此前,该管委会已有多名官员落马。2015年,分管招商的副主任丛容被查。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唐国海、郗同福,管委会原副主任张汝凯等多名领导干部也相继被查,他们被查均与土地相关。

  庄德水认为,从监管角度看,开发区基本上是通过单位的纪工委或上级纪检机构派驻纪检组的方式来监督,但从一些案例看,这种监督方式效果不显著。甚至一些开发区纪检监察干部本身就沦为贪腐分子。江苏省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监察局原副局长、盐城东方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组原组长张礼豹,在担任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监察干部期间,先后收受他人贿赂合计价值人民币80万元。

  庄德水认为,开发区成为腐败多发领域也与地方党委、政府负责人的心态有关。开发区处于特殊地位,他们普遍认为开发区出现人事波动容易影响经济发展和招商引资,在反腐时缺少力度。不能因为追求开发区的短期效益或个人政绩,而影响反腐败工作的推进。